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灣家人,主繁體,嘗試簡體中
APH/主法英/西受以外無雷
嚴禁轉載!如有發現即日撤下所有文章
金魚腦無藥可救,請每天催促我
高考長弧中(*´﹃`*)
本家→divina1701.blog.fc2.com
噗浪→divina1701

段子

*冷戰時期法英,半史向


  「簡直是胡鬧!」會議結束,當美蘇兩國步出會議室時亞瑟把文件狠狠摔在桌上,頭側的紗布還未解下,因為用力過猛手腕上的傷還隱隱作痛著。

  「放輕鬆,mon cher. 你的傷還沒好。」法國人伸手撫在對方的手上,同樣裹著紗布,同樣舊傷未癒。

  「他們兩個把世界上的其他國家當成什麼了?西洋棋盤上的棋子?隨便他們玩弄的傀儡?」亞瑟的聲音越發高亢,狀況也不怎麼好的路德維希抬眼看了他,安安靜靜地收拾著自己的資料,臨走前向法蘭西斯投去一個眼神,後者點點頭目送他離開。

  「Hush……mon chou, 小聲點。」他轉向亞瑟,摟著氣到發抖的英國人在他耳邊安撫著,「小心言行,親愛的。小阿爾可是放了不少竊聽器。

  亞瑟沒有回應,咬著下唇深呼吸好幾次才終於冷靜下來,嘆了口氣語氣疲憊,「他們兩個的胡鬧把整個世界都玩進去了。」

  「你知道,我們也這樣胡鬧過不是嗎。」

评论(5)
热度(43)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