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灣家人,主繁體,嘗試簡體中
APH/主法英/西受以外無雷
嚴禁轉載!如有發現即日撤下所有文章
金魚腦無藥可救,請每天催促我
高考長弧中(*´﹃`*)
本家→divina1701.blog.fc2.com
噗浪→divina1701

[波立普] 最後一顆釦子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APH女性向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國擬人設定,之前的那個小遊戲

 CP混亂,小心慎入

 電波向、電波向、電波向!!!!!

*烏.克.蘭 = 伊露尼婭







  他們兩個花了不少時間才終於解開最後一顆釦子,然後菲利克斯醒了。

  一切源起於伊凡一時興起的惡作劇,是的,這是個有些麻煩但無傷大雅的惡作劇。他在菲利克斯睡午覺的時候找了一塊可以鋪滿宅邸裡那張十二人用大長桌的厚布(或許那真的是那張長桌的桌巾也說不定)把他整個人裹起來,由於菲利克斯前一晚熬夜所以他深深地沉入了美妙的午睡,他完全沒有被吵醒的徵兆。伊凡一邊翻找著被他收進衣櫃裡那一大罐的鈕扣和伊露尼婭留下的針線盒一邊竊笑著,幸好他昨天及時想起叫菲利克斯去把自己的房間粉刷成粉紅色,這是菲利克斯會非常願意做的事,雖然他是個無法獨立換燈泡的傻孩子(他以為屋子會自己轉呢),但他同時也是個好孩子。接到這項任務之後心情很好的菲利克斯好心地順便替伊凡重新粉刷了他收藏那些詭異套娃的房間。薰衣草紫非常的漂亮,如果它不是出現在房間牆上而是畫布或者墨水罐裡那麼一切會更加完美。於是伊凡展開了他的小小報復,一個非常無傷大雅的小玩笑,否則他親愛的伊露尼婭姊姊怕是會讓他赤身裸體去貝加爾湖底抓魚。

  他小心地把釦子一顆顆縫上去並在布上剪開小小的縫隙把它們扣上,他對自己的手工藝很有自信,他擅長雕刻與彩繪那些套娃,因為姊妹時常不在身邊的關係他也很擅長補衣服,現在這門技術派上了用場。在他工作的其間菲利克斯有幾次差點醒過來,這讓他捏了把冷汗,不過他每一次都順利敷衍過去了。


  第一次菲利克斯醒來時問說:大白熊、大白熊,你要吃掉Polska大人嗎?

  伊凡緊張地停下了手邊的動作,他說:放輕鬆、放輕鬆,我的小Феникс。大白熊看到你的衣服破了所以正在替你補衣服。

  菲利克斯點點頭睡了回去。而伊凡火大地把他叫他大白熊這件事記在帳上,他有很多機會跟他算這些帳。


  第二次菲利克斯醒來時問說:大白熊、大白熊,Polska大人的衣服還沒補好嗎?

  伊凡把手裡的針線放到對方看不見的地方,他說:放輕鬆、放輕鬆,我的小Феникс。大白熊的動作比較慢所以你繼續睡吧。

  菲利克斯點點頭睡了回去。而伊凡火大地拿出一條顏色醜得可怕的墨綠色緞帶系在他頭頂作為他命令露西亞的處罰。


  第三次菲利克斯醒來時問說:大白熊、大白熊,Polska大人肚子餓了,有東西吃嗎?

  伊凡差點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的——把針戳進對方柔軟的咕咕叫著的肚子裡。他說:放輕鬆、放輕鬆,我的小Феникс。等大白熊補完衣服就拿蜂蠟給你吃。

  菲利克斯點點頭睡了回去,嘴裡嘟囔著這頭熊的動作真的好慢。伊凡感覺他快要不小心把釦子縫到他身上去了。


  在經歷數次差點發生的不小心之後伊凡終於完成了他浩大的工程,一隻被厚布緊密包著的菲利克斯再一次被放回他柔軟的床上,身上的釦子密密麻麻的程度絕對足以讓有密集恐懼症的萊維斯尖叫著跳到櫃子上。想到這個畫面的伊凡心情突然變得很好,於是他把菲利克斯頭頂那條醜得可怕的墨綠色緞帶解下來,從口袋裡撈出另一條粉紅色的緞帶系在他上,這是娜塔莉亞小時候的髮帶,真懷念她小時候還不會追著他想要結婚的時候呢,那個時候的娜塔莎非常的漂亮噢,就像玩偶一樣白皙而喜怒不形於色,但是她的笑容非常的溫暖,簡直就像是向日葵那樣呢。

  把菲利克斯擺好之後伊凡打量了一下對方粉紅色的房間和棄置在角落的兒童木馬,就是那種可以坐在上頭前後搖晃的玩具,他把木馬扶了起來並且跨了上去,試著搖了兩下之後木馬便散架了,零件七零八落的掉在他的腳邊,說也奇怪,菲利克斯還是沒被吵醒呢,伊凡終於覺得不太對勁了,但比起這個他更擔心對方醒來後要是看見自己的木馬壞掉了的話會追著他繞房子跑個幾十圈吧。於是伊凡在環顧了房間一會之後到儲藏室拿了一個燈泡,踮著腳尖替對方換上新的燈泡。這樣就沒問題了……應該。於是伊凡哼著歌離開了對方的房間往他的向日葵田走去。


  當托里斯找到菲利克斯的時候他覺得自己的胃有點痛,他的友人被布緊緊包著,布上頭還有不下百顆——不,說不定超過幾千顆呢——的鈕扣,而被包著的人還很舒服的睡在床上大聲地打呼。托里斯衡量了一會是否叫醒他,畢竟叫醒他在此刻的意義並不大,一來他沒有手可以替他簽文件(這是托里斯一開始來找他的目的),二來叫醒他的話說不定只會讓事情更加混亂。嘆了口氣,他走到對方的辦公桌從抽屜拿出了一把剪刀試圖剪開那些布料卻發現剪刀的行進路線完全被鈕扣覆蓋住了,換句話說他只能耐著性子一顆顆解開它們。

  當他好不容易解開對方脖子周遭的釦子時基爾伯特無比自然地走進了菲利克斯的房間。他看了看托里斯和床上呈現繭狀的菲利克斯認真運轉起他那顆並不是那麼好使的腦袋,最後放下手裡的盆栽同樣坐到菲利克斯的床邊。

  「嘿托里斯,需要幫忙嗎?本大爺很擅長剪開別人的衣服喔。」托里斯對他投以一個十分複雜的眼神,裡頭包括了鄙夷不屑與一種介於無奈和「你是白癡嗎」之間的情緒,不過基爾伯特笑著拿過剪刀繼續往下說,「以前還是瑪利亞救護軍的時候常常需要把傷兵的衣服剪開來才能進行治療呢,真懷念那個時候。」

  他一面說著一面拿著剪刀往下剪,但在喀嗤喀嗤的聲音過後那把剪刀在他們面前解體了,基爾伯特嫌棄地把它扔到窗外,「哼,這肯定不是德國製造的。」

  托里斯沒有答腔只是沉默地解著菲利克斯的釦子,他也很懷念那個時代,那個時代的他和菲利克斯可不像現在這麼弱小呢,他們可是聯合王國啊。不過那也只是過去了,托里斯解完了綠色的釦子之後把菲利克斯翻了過來,開始解紫色的釦子,天知道為什麼伊凡會有這麼多釦子,他可能得去問問伊露尼婭有關釦子的事情。

  被完全當成空氣的基爾伯特鼓著臉在菲利克斯的房間四處翻看,他在對方書架第三層的同義字字典裡找到了托里斯的國花,在床底下搜出了三隻臭襪子,還有夾在電燈罩上的伊凡心臟的照片,他越來越不懂斯拉夫人了。他不懂菲利克斯,就像他不懂伊凡,同樣地他也不是很懂托里斯在想什麼。

  當基爾伯特結束探查之後他再一次坐在床沿,伸手幫著托里斯解開紅色的釦子,他們的手指有時候會碰到,有時候不會,當他們解開第二十八顆金色鈕釦時基爾伯特已經因為過於無聊而把注意力轉到托里斯的手上了。

  「喂,托里斯,你的手上好多傷口啊。」

  「你的也不少。」

  「看起來很好吃呢。不過感覺沒啥肉。」

  「哈啊——?」托里斯震驚地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基爾伯特,難道這個日耳曼人也要被這棟大房子裡過多的斯拉夫人給同化了嗎?

  「對啊,是很飽滿的色澤呢。」

  托里斯認為他面前的基爾伯特並不是基爾伯特,而是某種類似菲利克斯或伊凡的仿冒品偽裝成的假貨,於是他伸手去掀對方的眼皮。

  「痛痛痛……托里斯你在幹什麼!討厭本大爺也不用把我弄瞎啊!」

  「和平常一樣是紅色的呢,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基爾伯特啊?」

  「你在說什麼,本大爺當然是帥氣的基爾伯特大人!」

  「噢,那帥氣的基爾伯特大人一定會協助我把這些鈕扣解開的對吧?」

  「那當然了,畢竟基爾伯特大人是個好人呢。」

  托里斯繼續解著釦子,看著睡得十分自在的菲利克斯不禁開始懷疑這根本不是菲利克斯,而旁邊幫忙他的也不是基爾伯特。不如說這個坐在他旁邊的根本就是菲利克斯吧,但是眼睛是紅色的頭髮也是白色的呢。托里斯解開最後一顆白色釦子,現在只剩下橘色的釦子了,到底為什麼伊凡有這麼多釦子呢,又或者說這些釦子有多少是五百年前的工藝品呢?真的好多啊,如果全部蒐集起來肯定得用兩個果醬罐才裝得滿,或是小熊維尼的蜂蜜罐(他曾經偷偷看過美國人的電視節目,並且對於這隻奇怪的鮮黃色大熊感到莫名的親切)。

  「喂,托里斯,要不要來比賽,如果你解開最後一顆釦子的話你就親我一下。」

  「那如果是你解開的呢?」

  「我們兩個親他一下。」基爾伯特指著躺在床上的菲利克斯。

  本著要死一起死的心情,托里斯拚命地解著菲利克斯身上的釦子,直到最後一顆上頭有著小花紋路的木釦時他瞄了一眼對方的手,看見他似乎還被某顆銀色的釦子絆住了,於是托里斯爽快地解開了最後一顆釦子,「是我贏了。」

  基爾伯特抬頭笑了,他張開手,手心上躺著一顆銀色的釦子,那是從他自己的衣服上掉下來的。他把那顆釦子丟到窗外然後閉上了眼等待著托里斯。這時菲利克斯突然坐了起來,「你想用本大爺的身體做什麼!」

  「你在說什麼,我是基爾伯特啊!」

  「不對,你明明是菲利克斯那個傻小子!」

  「你才是在騙人吧笨蛋菲利。」

  「本大爺從來不會用『大人』自稱!」

  托里斯看他們吵得挺歡快反而不知如何是好。他覺得胃很痛,所以他更需要想辦法找出真正的基爾伯特去替他跟他弟弟拿胃藥。

  「這樣吧,你們告訴我換燈泡的方法,這樣就知道誰是誰了。」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把舊燈泡轉下來再把新燈泡換上去啊。

  「才不是!明明是抓住燈泡然後找人來轉梯子!」

  三個人沉默了下來,托里斯和其實是基爾伯特的菲利克斯看著堅稱自己是基爾伯特的菲利克斯,然後那個看起來像基爾伯特的菲利克斯摘掉了假髮哼了一聲,「討厭,本來以為可以騙過去的。」

  「所以我說這根本行不通啊。」坐在床上的菲利克斯翹著腿也摘下了金色的假髮,從口袋裡掏出菸和打火機把菸點燃了深吸了一口。

  「一開始說想要托里斯親的人可不是Polska大人。」

  「不知道,絕對不是我。」

  托里斯覺得他可能不只胃疼,腦袋也有些暈暈呼呼的。所以那個站著的是菲利克斯,正在抽菸的是基爾伯特。這整件事突然變得非常的混亂,非常的不適合一個剛解開幾千顆鈕扣的人思考。


  「「快點決定吧托里斯,你想親哪個基爾伯特呢?」」

评论
热度(12)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