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灣家人,主繁體,嘗試簡體中
APH/主法英/西受以外無雷
嚴禁轉載!如有發現即日撤下所有文章
金魚腦無藥可救,請每天催促我
高考長弧中(*´﹃`*)
本家→divina1701.blog.fc2.com
噗浪→divina1701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题目源自感慨无用。










0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大概是堆积无意义的词汇让句子看起来很厚很重然后把想说的话一口气说完


想像不出来的话可以想成是菲利克斯看着你用他那双莹绿猫瞳紧盯着你的灵魂深处宣判你的罪愆,或许你将获得一个明晰的脑袋就像可怜的欢乐的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稻草人,也或许你只会更加混乱并发现脑袋里有一大群乌鸦扑腾着翅膀蒙蔽你的思路你的视野于是眼前一片昏花的你砰地阖上了笔记型电脑的萤幕并拒绝阅读我的文字


喏,我写了↑
所以说我平常写文真的很克制了(((






0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最不擅长的话大概就是《发条橘子》或是《猜火车》这样的风格了吧,那种颓废糜烂已经揉合出新一重美感了,某种程度上算是暴力美学了吧

特别喜欢的梗大概是像SH那样,很流利的来回对话,啊啊啊啊不会形容,大概是很流利又优雅又尖锐又毒舌又欠揍的打嘴砲?

或是像Chainsmokers的〈Closer〉那样的风格,不知为何总是抓不到那种欧美剧特有的帅气感






0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一方出于不合理的占有慾而对对方施暴
施暴的定义是,对肉体足以造成骨折或是更严重乃至永久无法复原程度的伤害






0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A couple I ship…ummmm我可以写英法吗(((
好啦认真来一次,下收法英

双天使设定,弗朗六翼、亚瑟双翼→四翼(一对大一对小)
暴力行为有,流血有,不能接受弗朗粗暴对待亚瑟的人就跳过吧


  「亲爱的你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他捧着那张苍白的脸凑近颊侧细细密密地啃咬着,光滑肌肤上留下一串齿痕与口涎的光泽,然后他手下施力扯下一把灰色羽毛,嫌弃地拨开沾在手上的棉絮后他将对方搂进怀里用着不久前他们共舞的姿势折下对方背脊新生的一对翅膀。

  他怀里的天使已经痛得几乎失去意识此时猛地爆裂出一声凄厉尖叫,修长手指胡乱挥舞着揪住对方璨金的发用力下拽。

  「嘶……我想你可能还没搞清楚状况。」他松手让怀里的人摔在地上像个装满马铃薯的麻布袋,一只脚踩在他仅剩的一只翅膀上让他无法逃脱,六对白翼的厚重黑影笼罩两人使得压迫感更加沉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嗯哼葛格我的观察力可是很好的。想到地狱去的坏孩子,可是你喔。」


好的我尽力了,果然还是不习惯弗朗粗暴_:(´ཀ`」 ∠):






0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我已经快要没有吃不了的CP跟接受不了的拆逆了(*´﹃`*)

我想想,露中吧,大概是被雷包刷过头现在看到之后的第一个反射动作就是返回键(((((
缓过来之后才会重新点进去看正文((((((






0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友情啊…我…我试试……


  「凡卡!你在吗?」王耀在门口扯着嗓子大喊,一边探头探脑试图从窗帘隙往内看,过了不久铁门便卡哒一声被推开,从里头探出一颗白得跟奶油一样的脑袋。

  「不是有门铃吗?别这样喊,会吵到邻居的。」他叹了口气,拉开门侧过身让对方钻进屋内。

  「你是多久没有客人了,连自家门铃坏了都不知道吗?」自顾自地将厚重的大衣挂上衣帽架,他鱼贯进入厨房检查对方冰箱里的食材,「说吧,想吃什么?」

  「罗宋汤。」

  「你家没牛肉也没甜菜。换一个。」

  「布林饼。」

  「恭喜你,凡卡,你家连一撮面粉也不剩了。」他从橱柜里拿出一个空袋子,顺手抛进附近的垃圾桶里。

  「……我想吃鹌鹑。」

  「自己去买肉,这么冷我可不想开几公里的车到市场去。」

  「……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噢这个呀……」他停下搜索橱柜的动作思考了一会,「我只是来嘲笑你空无一物的橱柜,顺便借你家厨房一用,我家被断瓦斯了。」谁让小香忘记缴钱就出门了,王耀暗自耸肩,回过身继续找可以吃的马铃薯。

  「小耀,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这家伙突然用这么恶心的称呼喊他肯定没好事。

  「我家瓦斯上个月就断了。」

  「卧槽你怎么不早说!我开车到你家的距离都够我到小菊家来回二十趟了!」

  「没人逼你来啊!」






0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其实我的文风很固定…一直都是过华丽过厚重过度装饰的骈体意识流,所以还真的找不出来,唯一特別不一样的大概是电波系,但是电波系我也只写得出露样或是东欧区…(´・ω・`)


第一种画风(?)

  亚瑟选定四国大宴的第六个夜晚,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夜晚踏上螺旋阶梯,毕竟明早闭幕典礼一结束他们再有机会见面便是半年后了,但他无法继续等待。复着丝质白手套的手拎着油灯,提把上头以丝带牢牢繫着那块琥珀。一阶、二阶、三阶。他不甚担心方块国王后或是骑士的意见,那倒不是由于他目中无人,而是他在宴会上听见权高位重的贵族们谈论这事,就像他自己一样、拥有成为方块王后实力的适龄少女仅此一位(王后的兄长很不巧并不是受到妖精眷顾的少数人,因此他能做的只有维护手足的安全),于是她成为方块王后日夜维持大陆上四季的更迭。而方块国王……不、弗朗西斯——亚瑟暗自纠正自己,他有这一项微薄的权利在心裡称呼他的名讳——弗朗西斯本人对于那位惹人怜爱的年轻少女也不存有任何爱情,仅仅是像宠爱自己堂妹那样温柔地对待王后。六十七阶、六十八阶、六十九阶。而阿尔弗雷德自从教会钟塔敲响第九声后便失去了踪影,连同那位以讨论军事战略为名目三不五时微服私访黑桃国的梅花国王一并消失在大厅垂挂的紫绒帷幕之后;他还记得梅花王后在误饮了极为浓烈的水果酒后满面嫣红地冲着紧跟在她身侧待命的梅花骑士巧笑倩兮,直白大胆而不惹人生厌却恰到好处地撩拨着对方的定性,最后骑士领着王后回到王城主建筑面南的房间稍作休息,据在城堡裡游荡的妖精们吱吱喳喳的内容那位黑髮骑士一步出大厅便将醉得几乎走不稳路的王后打横抱起大步离去全然不顾长廊上来往僕役的眼光。二百一十四、二百一十五、二百一十六。他没来由地担心起对方的情况,要是弗朗西斯不记得他了那他爬这百来阶的阶梯岂不是白费功夫?是的,这毫无道理毫无逻辑毫无合理性可言但看着对方熟练地往来于贵妇名媛淑女闺秀之间仍让他忍不住有些犹豫,对方是没道理浪费八年时间只为了拐骗一个深居森林的魔法师(他咬了下自己的舌头以警告自己过于不得体的用词),可他亚瑟.柯克兰、一国之后、柯克兰家当代极具天赋的孩子竟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挡在门外。只要伸手就能推开那扇木门见到有极大机率已经就寝的方块国君、或许对方仍手执水晶杯小酌着、但也许他真的睡下了。看看他就好,亚瑟如此想着,看看和在森林时一样、卸下那副迷惑众生的笑容的弗朗西斯。

摘自〈Ghost of a Rose〉


第二种文风

  「简直是胡闹!」会议结束,当美苏两国步出会议室时亚瑟把文件狠狠摔在桌上,头侧的纱布还未解下,因为用力过勐手腕上的伤还隐隐作痛着。

  「放轻鬆,mon cher. 你的伤还没好。」法国人伸手抚在对方的手上,同样裹着纱布,同样旧伤未癒。

  「他们两个把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当成什麽了?西洋棋盘上的棋子?随便他们玩弄的傀儡?」亚瑟的声音越发高亢,状况也不怎麽好的路德维希抬眼看了他,安安静静地收拾着自己的资料,临走前向法兰西斯投去一个眼神,后者点点头目送他离开。

  「Hush……mon chou, 小声点。」他转向亚瑟,搂着气到发抖的英国人在他耳边安抚着,「小心言行,亲爱的。小阿尔可是放了不少窃听器。

  亚瑟没有回应,咬着下唇深呼吸好几次才终于冷静下来,叹了口气语气疲惫,「他们两个的胡闹把整个世界都玩进去了。」

  「你知道,我们也这样胡闹过不是吗。」






0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有啊…坑了不少……入APH前坑了个半玛丽苏大长篇
入APH之后坑了两个:一个是爱丽丝paro的法英〈Arthur in Wonderland〉,因为前后字数差太多加上我不知道要怎么结尾所以先删了;一个是WW2后期到冷战结束的米英+普洪〈Miracle〉,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要何去何从所以先坑了

如何啊…那个法英基本就是个狗血套路,逻辑乱七八糟的,删了也好;后面的Miracle是没有主剧情,然后就是这个米可能太黑了然后米英爱情成分太微弱了,结果没什么人看,嗯(*´ω`*)






0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如果没有读者我是不是就不用写了
嗯…我在弗朗和亚瑟之间挣扎,最后我决定让波波来(咦


  「哼嗯真的很抱歉呐,但是你的鸡蛋跟灯泡都撞碎了我也没办法修好的说

  「你说赔钱?嗯我想想……托里斯!托里斯你在嘛?

  「看来我那个不中用的管家不在呢,阁下您不如等会吧?欸?要我道歉就好了嘛?唔嗯嗯嗯嗯可是Polska大人这么伟大的存在为什么要向你谢罪呢?就是几颗鸡蛋而已嘛噢还有灯泡,对啊本大人有什么义务要向你谢罪呢?

  「——HEYYYYY这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放下你手里的贝瓦尔德和草莓pocky!那些东西威胁不了Polska大人的!但是你再不放下pocky本大人就要发动波兰规则了噢!

  「住手!不要把贝瓦尔德丢过来!那一点意义都没有而且我不想惹恼维那莫伊宁!把他放下!

  「好吧好吧,本大人向你道歉就是了。」

  菲利克斯满脸不情愿地从粉红色的木马摇摇王座上跳下来,身后绒质披风飘呀飘地好不帅气,然后他扑通地在对方面前单膝跪下。

  「很抱歉撞碎了你的两打鸡蛋和七十七颗灯泡——这样就可以了吧,只会趁托里斯不在欺负Polska大人的混蛋。」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出过
最惊艳的片段,大概也只有肉了?好吧我再想想


  亚瑟闭着眼摇头,他已经快睡着了,弗朗西斯的声音逐渐模煳,就像晕开的颜料在画布上散成透明,最后他只能隐约感觉到法国人又抱着他说了些什麽(大概是什麽不太重要却又让人难以克制加速心跳的情话),再之后他就无暇顾及了。睡眠是沉重的,比起铅块比起爱情比起憎恨——说不定和死亡一样沉甸甸地悬在他的精神之中,它拖着他沉入意识的深处直到让人安心的饱满黑暗包裹着他。

  弗朗西斯就这样抱着他叨叨絮絮地讲了很多,有些是平时就常挂在嘴边的被英国人定调为老套而氾滥的情话;有些则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事情、两个人共有的回忆;或是免不了提起的第一次千禧年时的拥抱,亚瑟完成了他征服对方的梦想,那时的他们还没有那麽多心机也更加年幼;或是一百多年前跌破众人眼镜结婚(至少弗朗西斯如此定调那份协约,亚瑟不予置评但无意反驳)的他们,他还记得那晚他的小兔子如此甜美动人,就像每一次弗朗西斯过火的时候那样咒骂着却不曾推开他,交合之间共享的溼吻、英国人的吻技毫不逊色于他,他们很久没有那样糜烂地度过夜晚,是的,一整晚。弗朗西斯舔了舔不久前被咬的下唇,决定等到白天再替对方清理,距离日出也不过两个小时,他更愿意在夜色之中拥着他曾经强盛的不列颠入眠,一如北海怀抱着英伦三岛那样彷着它的温柔怀抱着英格兰,他的阿尔比恩,他的亚瑟。


摘自〈Of Lust and Everything〉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累,超累_:(´ཀ`」 ∠):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全都是APH

大概是个专一型的写手…大概(偷瞄波旁组
然而最近想跳槽西法了(((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没——有——!!!!!
找到了吃法英的发现她不吃西法,找到吃西法的发现她不吃立普,找到吃立普的发现她主吃露立
嗯。这很棒。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到海的那一头〉
每年都觉得当年的法诞是最棒的www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星秒.砂響.舞踏會
花想太太真的超棒的…!虽然是她是米英派但是特别喜欢她的〈The myth of Persephone〉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晴映楓紅  @浣汶 自由参加,不写也没关系!

评论(2)
热度(17)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