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噗浪點題] [港澳] [微葡英] I'm willing to.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APH女性向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人類設定,學園paro

*無避檢索

噗浪上的點題

*點文者:紅酒

 TAG:學園、學生會長(港)、校內活動

*微葡英

*香.港 = 王香

 澳.門 = 王濠鏡

 葡.萄.牙 = 佩德羅.費爾南德斯.梭羅


  王香看著遠方的終點線,估算著和自己同一批跑者的實力,同時注意發號員的手勢,在他手臂揮下的那一刻往前衝刺。約莫在八十公尺處的地方他突然感覺左腳腳踝處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但眼看只剩十幾公尺,他還是決定跑完這一段。

  等在終點確認成績(當然是妥妥的第一名)後他試著稍稍轉動腳掌,腳踝傳來的疼痛差點讓他飆出髒字,小小地嘖了聲,王香一拐一拐地走向醫療棚。

  「小香!」剛替幾名學生上完藥此時正悠哉地喝茶的濠鏡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上前扶著他坐下,「怎麼扭到的?」

  「一百公尺短跑。」王香平淡地吐出名詞,然後安靜地看著校醫助手在急救箱東翻西找撈出一管軟膏,然後拎著臉盆急忙到洗手臺裝水。

  「學長,可以幫我拿冰塊嗎?」用臉盆裝好水回到醫療棚,濠鏡朝被他們充當床鋪的板凳喊了一句,然後動手將王香的鞋襪脫下,把腳浸在水裡稍作清洗。

  「接著。」躺在長板凳上休息的前學生會長從旁邊冰桶撈出一袋冰塊拋給濠鏡,腦袋完全沒有從冰枕上起來的意思,只是伸手把快從臉上滑下的濕毛巾重新蓋好,感覺校醫的手輕輕地摸了摸他的頭而自喉間發出接近貓的呼嚕聲。

  「Mr. 柯克蘭怎麼也在這裡?」他記得對方沒有下場比賽,也不記得對方有受傷;左腳浸入水中的瞬間他痛得蹙起眉頭,濠鏡抬眼看他,安撫性地握住他擱在大腿上的手掌。

  「亞瑟他中暑啦,今年司儀臺那裡不知道為什麼沒有遮陽棚,他主持完上午的行程之後差點當場在在臺上昏過去呢。」一旁幫忙照顧亞瑟的校醫語氣聽起來就像在說是啊真不知道是誰安排這事的。

  「佩德羅你這樣會嚇壞人家的。」覺得身體恢復得差不多的亞瑟把自己撐起來跨坐在板凳上,拿下蓋著臉的毛巾浸到冰水裡清洗後頂在頭頂,因為冰涼的觸感滿足地嘆了口氣,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地突然睜開雙眼,「等等、下午是誰代替我擔任司儀的?」

  「是Mr. 波諾弗瓦,」王香依照濠鏡的指示把腳抬高,讓對方用裹上一層毛巾的冰袋冰敷,不疾不徐地在亞瑟從板凳上跳下來衝向司儀臺前把話說完,「不過他只說了不到七句話就被Ms. 海德薇莉趕下臺了,目前的司儀是菊。」

  確定亞瑟不會再激動得往醫療棚外衝後佩德羅這才鬆開按著對方肩膀的手,把他頭頂的毛巾拿下、摺疊好後擦乾對方後頸及臉頰的汗水。

  「我先把亞瑟送回去司儀臺,這邊就先麻煩你了濠鏡。」說著他追上頭上頂著濕毛巾手裡拿著冰枕就這樣恍恍惚惚地往外走的前學生會長離開了醫療棚。

  校醫一走,同樣在醫療棚休息養傷的其他學生紛紛關注起讓校醫助手擦乾腳踝準備上藥的學生會長,尤其是女孩子更是連方才病懨懨的樣子都沒了、目不轉睛地盯著王香。

    果然比起柯克蘭學長還是小香親切多了。一個女生如此感慨,濠鏡抬眼看了看聲源,發現是被球打到頭所以被哥哥強制送到醫療棚的貝爾琪,不動聲色地笑了笑,他轉開軟膏的蓋子擠出有些藥膏抹上王香的腳踝,「會長真是受歡迎呢。」

  「那是你孤陋寡聞,Mr. 柯克蘭那才叫盛況。」只可惜人家一卸職就被綁定了,否則失去辦公室可以躲的英國人大概會崩潰。王香等了一會發現對方沒有要回應的意思後伸手捧住對方低垂著的頭稍稍施力抬起,「你,不會是在吃醋吧?」

  「那倒不至於,只是在想如果和費爾南德斯先生一樣把你劃進我的所有物範圍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斂下雙眸再次垂首,濠鏡取過繃帶將對方的腳踝包扎起來,紙白的織物一圈圈覆住傷處最後打上一個平整的八字結固定。

  王香疑惑起究竟是哪一位費爾南德斯(究竟是方才離開的校醫還是教授物理的另一位費爾南德斯呢)但他隨即將他們拋開,因為現在面前的人重要多了,於是他一把扣住對方下頷吻了上去,「I'm willing to. 」

评论
热度(18)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