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私設段子] 關於亞瑟與果醬

  亞瑟很擅長煮果醬。就算是當季最酸的一批覆盆子也能不靠砂糖以外的調味料把它煮成甜的。
  幾乎沒人知道他會煮果醬(而且還煮得很好吃),除了茨溫利兄妹。
  因為怕送出去的聖誕禮物沒人肯收,他會借列支的名義送出去,並根據每個人的口味做調整。
  比如不喜甜食的路德維希,他收到的果醬便是較不膩口的桔子醬,亞瑟十分享受對方在嚐到夾在吐司之間果醬滋味而露出的滿足笑容;對比之下安東尼奧和瓦爾加斯兄弟可說是嗜甜如命,所以他們拿到的是藍莓和草莓果醬,用他細心揀選的較一般果實更為甜蜜的莓果花費一個下午煮成,盛裝罐子上的標籤還畫了顆大大的紅番茄。
  有時候他會刻意把黑醋栗果醬分給法蘭西斯,因為後者極度不喜歡做成果醬的黑醋栗。當然,只是為了好玩,通常過個幾天他就會重新補上正確的,也就是杏桃口味的果醬給對方,一次好幾罐,因為喜歡吃杏桃的只有法蘭西斯跟住在內陸的萊維斯和愛德華,一鍋果醬讓三個人分的結果就是每個人會分到特別多;然後是讓人苦惱的阿爾弗雷德和馬修,前者味覺異常後者除了楓糖漿沒有特別偏好的口味了。於是他們兩個最後都會收到加了少許肉桂、帶了點辛香的蘋果醬。這是亞瑟近年來新開發的口味,畢竟他以前還沒有試過用蘋果煮果醬,而是維持一貫的傳統使用野莓製作。
  伊凡托里斯諾威和艾斯蘭都是接骨木糖漿,雖然比不上貝瓦爾德做的,但仍是足以讓人露出幸福笑容的滋味;本田和王耀的都是櫻桃口味,不過亞瑟最近開始思考拿梅子做果醬的可能性,他相信菊會喜歡的。
  亞瑟可沒有忘記基爾伯特。 一個人是海上無依無靠的島,另一人則是陸上形單影隻的鷲。或許是這樣若有若無的相似處讓他們忍不住想對對方更好一些,每年寄出包裹時亞瑟總是如此思考著,然後點齊了十二只罐子收進籃子,再放上一層布遮蓋以免灰塵落入其中。
  他還記得當時對方說道分別稱霸海陸的他倆加在一起便是全世界時狂妄的神情,縱使今日黑鷲再不能撲翅而起、搏扶搖而直上,他們之間的交情也不會改變的,就算不再是普.魯.士、不再是東.德,一切也不會有所改變。所以基爾伯特每年都會收到一整籃的果醬,沉得他單手拿著都有些吃力,裡頭裝著各個口味的果醬,草莓藍莓覆盆子黑醋栗蔓越莓杏桃蘋果桔子,醇厚朦朧的色調在玻璃罐中儲存密封,等待被抹上全麥麵包、滿足地被吃下的一刻。

评论(3)
热度(33)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