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段子

歷史向注意!!!!!
*放放看歷史向的,如果有……嗯,一些不太友善的情況以後就不會再放歷史向了



微好茶組
背景→鴉片戰爭(商務戰爭)前夕

  馬加爾尼奪門而出時亞瑟僅是沉默地盯著高坐在龍椅上頭俯視他的清國皇帝與一旁挺直腰桿佇立著的年輕人,他對上那名年輕人黑若烏木的雙眼,一下子明白了他便是清、不,中國的國家意識體,端詳了對方一會他隨後拂袖離去跟上走在前頭的外交使節。
  「別氣了喬治,不過是個自以為是的傢伙罷了。」
  「他可是在侮辱您啊,大不列顛閣下,連陛下都不曾那樣狂妄地要求您跪拜!」
  「那是他們無知。我早說過伏爾泰說的話不可信,什麼來自東方的科學方法,估計全是做夢夢到的,你也知道那些青蛙的本性。」亞瑟嗤笑一聲,拍了拍馬加爾尼的肩膀,「先回船上去吧,我可不信任這裡的旅店。」
  「還是閣下顧慮周全,沒先讓船回去。」馬加爾尼微微欠身,伸手做出邀請的動作讓亞瑟走在前頭。
  亞瑟重新戴上方才為了表示敬意而脫下的高禮帽,拄著手杖大步離開,但卻在跨出紫禁城大門時頓了頓,側過頭看向在後方追得氣喘吁吁的馬加爾尼,「雖然剛才我說過那群青蛙的智商不怎麼樣但我們這次很可能會需要他們的『一點點』協助,也有可能是下一次。」
  大不列顛的唇邊帶上一抹飽含惡意嘲諷的笑容,再跨步時底部鑲上金屬的手杖把門檻的一角敲出一個凹洞。

Dover
背景→英法聯軍(修約戰爭)前夕

  「小亞瑟你確定要搞這麼大嗎?」法國人一派優雅地坐在扶手椅上頭,輕晃著手裡高腳杯讓杯中液體在暗光中閃爍深紅光澤。在他面前的矮桌上擱著一份文件,毫無意外是關於英國與清國的那一場戰爭與後續處理。
  「其實我也不知道,畢竟原先可以談判的,是他們拒絕我。」亞瑟擺了擺手,臉上毫無沮喪無奈之意,倒是掛上一副如餓虎貪狼一般猙獰的笑容——那才是大不列顛的本色。
  法蘭西斯看著他最終仍是失笑,放下高腳杯突兀地鼓掌起來,「天啊小亞瑟你、葛格我一定得說,當年沒把你淹死在加萊真的是一大失策,你真狠心。」
  「過獎。也許我該把你從白色懸崖推下去你就會收斂點了。」端起茶杯,亞瑟啜了口熱茶,茶液燙傷舌尖帶來麻痺的刺痛,「親愛的法蘭西,我想是時候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平等條約了。」
  「別忘了提醒他工業革命的偉大。」法蘭西斯笑了笑,在文件上簽字。

评论
热度(4)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