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灣家人,主繁體,嘗試簡體中
APH/主法英/西受以外無雷
嚴禁轉載!如有發現即日撤下所有文章
金魚腦無藥可救,請每天催促我
高考長弧中(*´﹃`*)
本家→divina1701.blog.fc2.com
噗浪→divina1701

英列 TAG:巧克力拿鐵

  當溫熱的紙杯貼上臉頰時瑪蕾妮小小地跳了起來,轉身看見熟悉的人微笑著遞給她帶著濃郁可可香氣的熱飲。
  「謝謝。」瑪蕾妮撥開塑膠蓋輕啜了一口,香甜的巧克力拿鐵燙得舌尖有些發麻,積雪落在光裸頸部時她稍微瑟縮了一下。出門前她還心念著要裹上那條羊毛針織的長圍巾,沒想到還是將它忘在衣帽架上。
  在瑪蕾妮撥下積雪前身旁的青年已經伸手替她拍開鬆散碎雪,並解開自己頸上毛呢格紋的披巾抖開後重新替對方繫上,小心謹慎地在領口處打上一個飽滿精神的蝴蝶結。
  「亞瑟先生這樣不會冷嗎?」
  「我沒關係,如果妳感冒的話我會更擔——哈啾!」英國人話還沒說完便打了個噴嚏,雖然大衣內已經穿了兩件毛衣但還是寒風還是灌進呼吸道內。
  「這樣的話您會先感冒的。」瑪蕾妮將杯子放在長椅上,解開方才繫好的圍巾分了一半給因為寒冷而僵著身軀的英國人,所幸圍巾夠長,只要兩個人坐近一點足以繞上兩圈。
  「唔,還真是不好意思。」英國人微紅著臉拉住對方主動伸過來的手,十指緊扣放進溫暖的口袋裡。
  瑪蕾妮笑而不語,空著的手重新拿起紙杯小口小口的啜飲著經過方才一番折騰後溫度變得較好入口的巧克力拿鐵,埋在可可氣味之下的咖啡苦澀溫潤的滑過喉間。
  「亞瑟先生不喝嗎?」意識到對方並未拿著飲料的瑪蕾妮將杯子遞上前。
  「這倒不用,雖然我想嚐嚐它的味道但這樣也就夠了。」亞瑟偏過頭在對方會過意前短暫地在對方唇上啄了下。

评论(4)
热度(7)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