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灣家人,主繁體,嘗試簡體中
APH/主法英/西受以外無雷
嚴禁轉載!如有發現即日撤下所有文章
金魚腦無藥可救,請每天催促我
高考長弧中(*´﹃`*)
本家→divina1701.blog.fc2.com
噗浪→divina1701

2016文手總結

  看著大家都在總結自己的一年,於是也試著整理了自己不太充實的一年,只有在LOF關注我的話可能會對於六月暴增的文量疑惑,這邊順便說明一下,那是純粹搬家導致的錯覺,其實每個月都寫很少的……

  會從每個月挑出一篇自己覺得滿意的作品中的一個段落或是一個句子,最後是預定坑單這樣。

JANUARY [獨伊][露普][親子分][法英]新年賀文

  將切好的食材交給對方,換到一個啄在鼻尖上的吻,然後被趕去一旁餐桌坐著。亞瑟看著對方在流理臺和爐前熟練地擺弄廚具食材,法.國人修長的背影和很久以前看過的舞蹈的片段重合,恍惚模糊的殘影在視網膜上搖曳生姿,然後被黑暗溫和地包容起來。

FEBRUARY CH05 紅國王的瘋狂 荒野女巫的詛咒

  White King領著他們穿過一道道典雅莊嚴的象牙白長廊,極精細的刻紋裝飾整個牆面,天花板上垂下華麗吊燈上頭水晶折射燭火熠熠光輝。那大概是除了大殿和正廳之外最為堂皇富麗的裝飾了。亞瑟想著。羅德里希最後停在一扇巨大的門前,銅製門把上頭雕刻一隻舒展雙翼的鳳凰,White King伸出被絲質手套包覆的修長手指握住把手施力將門推開一道縫隙,亞瑟從中望進去,裡頭一片昏暗但能在深處看見模糊晃動的影子。伊莉莎白不知從何處變出插著蠟燭的燭台,拿出火柴點燃上頭棉線遞給羅德里希,後者將門推得更開率先踏入房中,而伊莉莎白殿後,順手將門帶上。房內滿掛各色布幔掩住燈光以及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日光,房內不甚舒適的氛圍讓亞瑟不自覺地往法蘭西斯的方向靠近,帽匠伸手搭著對方的肩,溫熱的體溫隔著衣料傳到皮膚,拿捏得宜的力道和位置逐漸使亞瑟放鬆下來。White King停在一道酒紅色的布簾前方,透過布幔可以看見另一邊有兩道人影,一坐一站,從進房後便一直在耳邊徘徊的嗡嗡細語從簾後傳出,伴隨著縷縷灰白絲煙。

  精靈的血大約只要一條手帕就能吸乾了喔,很少對吧?不過死亡後的軀殼可不能埋起來喔,因為啊、光是祂們一小顆牙齒的價值就足以抵上一個珠寶商所能擁有的最大量的珍珠喔。亞瑟想起小時候遇見的妖精們,纖細骨頭磨成粉後燃燒所產生的煙霧只要吸入的人都彷彿置身天堂,是比罌粟還要美好的事物。那些會在他被哥哥們欺負而躲到閣樓偷哭的時候拍動翅膀在他周圍飛舞試圖轉移他注意力的奇妙生物,祂們的翅膀就更不用說了,就連人家都很想要喔,那可是聖典中記載能夠打開伊甸園大門的鑰匙。啊,不過那本書後來被神殿的教宗證明是不知道哪來的傢伙的胡言瘋話,可是精靈翅膀真的很漂亮,他又想到彼得潘身邊那個善妒的小仙子,那對翅膀上頭網狀紋理確實令人著迷。晶瑩剔透得好似宮裡的水晶燈卻又瀰漫著幽谷的濃霧,聽說能用來割開獨角獸的頸脖而不會受到血詛卻又比灰蝶的鱗翅蠶蛾的絲繭夏蟬的薄翼更為脆弱。

  但他從來不曾也不敢有過扼殺祂們這類可怕的念頭。

  托里你問人家是不是不相信精靈?人家當然相信了不然怎麼會說出殺死精靈這樣的話呢?不存在的東西要怎——

  帶著厚重鼻音的少年聲線嗄然而止,布幔後方坐著的人影回過頭來。

  「喔托里,我想我們有幾位客人。」

MARCH 15.浴室大戰 [惡友]

  暫時不是主要攻擊對象的白化症患者吐出肥皂吃吃嗤笑,「本大爺都不知道法蘭你這麼喜歡被當沙包踹。」他指的是法蘭西斯有一次拿了亞瑟珍藏的絕版的借來的書去做他的作業,作品名稱叫〈文字與我〉,結果被踹到差點把晚餐嘔出來,而作品上沾上的血跡(當然不是吐血啦,只是臉被踹下去的瞬間不小心咬破了口腔內壁)讓他不得不把名稱改為〈文字工作者的嘔心瀝血〉,但即使那份作業獲得全年級最高的分數(理由是波諾弗瓦同學為了藝術真是犧牲之類的巴拉巴拉)仍無法撫慰被愛人禁慾一整個月的法蘭西斯。不過解禁的那一天安東尼奧和基爾伯特表示他們絕對不回宿舍去看那兩個見色忘友的混蛋做愛,而那一天……嗯,他們兩個下午都沒課於是西班牙人和德國人只好搭上地鐵流浪直到法國人打電話告訴他們他的小亞堤睡昏了(該死的法國佬和該死的偽紳士!)。噢,偏題了。

APRIL [噗浪點題][露愛]Sunflowers

  那或許是某種對於無法擁有的事物的執念走火入魔後的表現,愛德華想著,但他隨即將或許二字劃掉並重新填上必定。沒由來地,他就是這樣篤定。東方荒涼寒冷的西伯利亞生不出向日葵,即便是位於內陸較為溫暖濕潤的大平原區也養不活那樣美好燦爛的嬌貴花朵,因此俄羅斯將無法擁有向日葵,伊凡也無法擁有向日葵。

MAY(PASS,沒有滿意的)

JUNE [噗浪點題][西法]太陽雨

  他從來沒看過法蘭西斯的笑容如此扭曲,怎麼樣的扭曲他也說不上來,法國人精緻的五官都好好地待在原位,也不是那張白皙的臉上頭多了什麼不該有的東西(雖然他不能否認對方鼓脹眼袋處深深的陰影是今天才出現的),就是一種莫名的壓迫感,還有些許淡薄的哀傷夾雜其中。

  如果現在不解開誤會搞不好會發生什麼事。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了。

  而那件事不會是情殺案或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事,而是轉瞬間便經歷開始與結束的瑣碎事件,但同時也可能是壓垮他面前心思過於細膩的法國人的最後一根稻草。

JULY(好難選所以全選!)

[法誕][法英]Ghost of A Rose

  法蘭西斯擁住比自己矮上半個頭的年輕魔法師,熟悉的藥草氣息仍然縈繞在對方身周,可惜他喚得出名的除了薰衣草就只有帶著土質潮氣的迷迭香和核桃,其餘的他僅只是認得;夜藍衣裳華麗繁複而保暖,但法蘭西斯更加偏好那些樸實厚重的棉麻素袍,那才是屬於他一個人的亞瑟。王后將自己埋進對方懷裡,臉貼近對方胸口時可以聽見經過胸腔共振而放大的心臟跳動,比平時的頻率快上那麼一些但仍十分穩定,就像他自己寢室內那座古老的老爺鐘那樣沉穩。在悠長的時間洪流中方塊國的國王真真切切地存在著,法蘭西斯.博納富瓦也存在著,就像先前的數百年一樣,只是這次他們兩個可以一起度過另外數百年直到神將他們召回。

  他有些急迫地抓住對方的衣領指尖緊扣直到關節泛白像是生怕溺斃在對方溫柔的眼神中,易起皺的棉麻襯衫被擰出皺褶但兩人都無暇顧及,亞瑟稍稍踮起腳尖湊近對方試探性地在唇角啄吻著,他害怕自己透過預言所窺見的未來是錯誤的、害怕法蘭西斯最後仍是推開他,雖然這是懦弱的表現但他想他恐怕會哭出聲來,就像那些弄丟了心愛物品的小孩那般啜泣,他知道自己陷入了連魔法都無法解釋的歇斯底里,也知道那些在周圍拍著翅膀好意迴避的妖精們對自己的擔憂,緊閉起雙眼他下意識逃避未知的結果,孤注一擲地吻上近在咫尺的薄唇。對方如履薄冰的小心姿態讓法蘭西斯心疼,他甚至感覺得到他親愛的小兔子在懷裡顫抖,所以他將亞瑟抱得更緊,右手扶住他的後腦加深這個吻。

[噗浪點題][普英]Fading Away

  人們正在遺忘,羅馬早已消亡在鐘擺搖曳之間,今天是普魯士,明天會是誰?或許是他不列顛,或許是曾經的哈布斯,也可能是法蘭西,一切都是未知。但他不希望普魯士如此快速地投向死亡。他是自私的。當亞瑟步下電車時如此想著,他在心裡承認自己的自私,就像當年基爾伯特毫不掩飾自己對腓特烈對琥珀宮的重視,他承認他不想見到黑鷲的殞落,儘管這不切實際、儘管這僅是他一個人的癡人說夢。

[LOF點題][法英]Roommate

  三人的期中過後他們恢復往常在禮拜四到酒吧聚會的習慣,以往禮拜四酒館駐唱的歌手是大他們兩屆、哲學系的系花瑪麗安娜,栗棕色的長髮梳成鬆散的包頭在女子隨著音樂輕鬆搖擺著的幅度晃動,幾綹垂在頰側的長髮於酒吧強烈的空調中顫抖飄逸。但今天不一樣,沙啞呢喃著歌詞的是一名和他們差不多年紀的青年,月金色的頭髮在燈光下有些透明,爵士調繾綣在濃綠的雙眼隱晦不明地閃爍勾引著和青年對上目光的人。比如法蘭西斯。

AUGUST [立白]Secret

  托里斯當時只是沉默地喝下友人倒給他的伏特加,像個神經病一樣念念叨叨著娜塔莉亞那雙他甘願溺斃其中的深邃眼眸,誰讓他出身自殺率全球最高的立陶宛,那麼他也只好成為神經病,為了對方毫不在意的出自他內心深處某種奇怪的渴切而癲狂。他就是個懦弱到不敢說出口的傢伙,誰讓利沃尼亞是騎士文化的發源地,就算是鐵狼、在愛情面前也只能成為一名騎士,畢竟騎士的美德便是如此。

  結婚是一檔子事,而愛情?很抱歉,只有柏拉圖這個選擇,否則最好還是成為立陶宛眾多自殺人口中的其中一個微不足道的數字吧。

SEPTEMBER [法英][R18]他沒有吻他

  逐漸緩過呼吸的英國人看著對方因為高潮而有些恍惚的臉長嘆了口氣。至少他可以得到最低限度的回報吧,那是他堪稱渺小的請求,請求微薄的報酬,就算是在路邊召妓也是要付錢的不是嗎,就當是為了讓他擺脫那該死的病症。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撐起靠在牆上被磨得紅腫的背,努力地貼近對方的雙唇,但也就僅僅是接近了,他最後停在半公分之外。

  至少讓我能夠說服自己曾經吻過你。

  在因情慾過度刺激而不受控分泌的生理性淚水中有一滴不屬於它們的熱淚順著臉頰滑下滴落在地,在他來得及挽留它以前旋即被地毯吸收,與附近諸多被水打濕而顯出暗色的痕跡並未不同。

OCTOBER [萬聖賀文][法英]Trick or Treat

  法蘭西斯沒有回應,搭在對方腰上的手稍微將人拉得更近了一些,他們現在已經飄到了接近穹頂的高度。幽靈身上石榴的氣息使得亞瑟有些難以專注在舞步上頭,更別提始終專注地望進他眼中的幽藍灰眸,他曾看過法蘭西斯生前的畫像,那雙藍眼深邃如汪洋深水,比起寶石那樣低俗的比喻他更樂意以水的深處、接近海底趨近地心的湛藍歌頌他,當然他不否認這個比喻更加常見。當旋轉面向吊燈時幽靈半透明的情況更加明顯,即便磷火照耀仍無法改變他整個人被死亡刷洗得只剩下珍珠淡白的事實,他整個人是沒有色彩的,除了那雙眼睛。

  老天,他覺得他又餓了。更加偏向血液的那方面。

NOVEMBER(我居然什麼都沒寫……)

DECEMBER [法英]布偶裝與聖誕夜

  他還記得這個地方。那是在當年那趟旅程的末尾,原先應該休止於法國的短暫旅行因為法蘭西斯一時興起的提議而多了前往英國的規劃,在亞瑟回到約克郡的前三天,在他大膽地向法蘭西斯伸出手之後,法國人便帶著他到倫敦眼前,就在飄著雪的聖誕夜裡,他們兩個第一次擁抱。

  但這對於亞瑟來說並不是救贖更談不上喜悅,即便耶穌降生也改變不了從心口處一陣一陣蔓延開來的酸,那是神也束手無策的傷口,或許祂能使盲人重見光明、令死者復活,但祂無法奪走一個人類的情緒。

 

預定坑單

 

[多CP]突發砂糖點文(露菊/愛烏/普神)

[點][親子分]Notte Stellata

[點][露普]Be With You

[點][法英](未定)

[法子英](未定,記得是肉)

[法英]Pure White

[多CP]Moon Waltz(無料or小料)

[米英][普匈]Miracle(ww2後到冷戰期)

OTPchallenge 20題

Arthur in Wonderland(rewrite)

數字狂熱者法×古文字研究者英

在車上因為一個笑容一見鍾情的法英

之前甩BZ甩出的一大片Pocky Game組合段子

血族君臣法英

怪奇孤兒院paro 法英+普匈+露米+微雪兔

有病的惡友英(稱讚& 犯罪意味)

全員maybe Mafia設定長篇

法英+微葡英刑偵paro

 

統計

 

Dover—法英17篇、英法1篇

味音痴—米英2篇、英米1篇

親子分2篇

露普3篇

普英3篇

總數35篇(長篇及中長篇只算一篇)

评论
热度(5)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