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段子

兩段西法,其中一段有隱CP,段末公布
都是HPparo,法蘭是鷹院、安東是獅院、基爾是蛇院

  那天安東尼奧其實是想往貓頭鷹舍走的,真的。但不知為何城堡的樓梯始終不肯配合他,於是他就這樣左彎右拐到了八樓的走廊,說也奇怪,當他一踏上走廊後那個該死的階梯就轉到別的角度去了。他在那條走廊來回踱步等待階梯彎回來,然後這座神秘的城堡就這樣無聲無息地在牆上替他開了道門。

  他盯著門把上已經有些磨損的黃銅裝飾,那是一隻展翅的老鷹,翅膀羽毛的紋路在幾千年來歷屆學生的手中逐漸模糊。他想不起來自己在哪裡見過它,但那樓梯還是不肯回來,那麼他似乎也只能孤注一擲了,於是他做好了門後可能有隻挪威脊背龍的心理準備推開門——

  「東尼你是怎麼進到雷文克勞寢室的?我可不記得你曾經回答出門環想要的答案。」

  「俺開了八樓走廊的門。就這樣。」

  安東尼奧在震耳欲聾的蜂鳴聲驚詫地看著窩在床上翻著符咒學的法蘭西斯,後者勾起笑容揮了下魔杖讓房內的警報器安靜下來——他的無聲咒一向完美得讓人無可挑剔。

  「Well, 你大概是碰上了萬應室。」

  「法蘭!魔杖可以稍微借俺一下嗎?」安東尼奧繞到雷文克勞的長桌在不斷矯正星象儀來找出那顆三等星的少年身邊坐下,習慣性地伸手攬住對方的腰讓法蘭西斯手下一歪把月份的輪盤撥歪了。

  「你自己不是有嗎?」雷文克勞的耐心一向十足,他只是擰緊了眉頭重新校準星象儀然後趕在對方蹭上自己肩窩前畫下那顆難纏的小行星。

  「俺忘記收去哪了。」

  「唔……不在床頭櫃嗎?」

  「俺找過了,沒有。」

  「那葛格我也沒辦法啦。」榛木魔杖敲了星象儀兩下把它折疊回盒中,法蘭西斯對於自己的無聲咒感到很滿意。

  他快速地將桌上的雜物收起來,小心捲起十四英寸長的天文學報告後離開了大廳,寶藍與青銅交錯的條紋圍巾在身後飛揚。

  「基爾,法蘭今天好像怪怪的?」

  一下子沒有靠墊的西班牙人撲倒在長凳上,側過臉看著另一邊長凳上的史萊哲林,後者看了看他、再看了看正在赫夫帕夫長桌那裡喊著安東尼奧的義大利青年,嘆了口氣遞出自己的魔杖,「本大爺的先借你一下吧。」

最後一段其實有隱親子分,至於法蘭的反應可以查一下榛木魔杖的特性……

评论(2)
热度(7)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