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段子

CP:米×Nyo! 加(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在車站出口梳理著自己蓬鬆的長髮,猶豫著是否將它們像姊姊索瓦絲那樣盤起,但總覺得有些突兀,於是只好不停地用手指梳理著髮尾思考這個問題。

  當她第三十七次用食指指尖勾起右側頰旁的髮絲時,阿爾弗雷德匆匆朝她走來。他真的沒有遲到,除了火車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誤點的五分鐘。

  「嗨,梅格。等很久了嗎?」

  「我才剛到沒多久。」語畢她咬著下唇給自己最後十五秒猶豫,然後在她將手伸進口袋準備撈出上頭綴著楓葉的髮飾時阿爾弗雷德伸手撈起她的髮絲,毫不猶豫卻也不讓人覺得粗魯。

  「今天怎麼沒把頭髮紮起來?」

  「我還在猶豫。」瑪格麗特偏了偏頭讓柔順髮絲從比她高出一個頭的美國少年手裡流洩而下,「自從上次讓姊姊替我盤了次頭髮之後我就有點不習慣雙馬尾了。」

  「唔,你知道的,認識妳的人有一半是因為那可愛的雙馬尾和上面的楓葉而對妳印象深刻;而另一半則是因為上禮拜妳姊姊替妳盤起的包包頭才突然意識到我們班還有梅格這樣可愛的女孩子。」

  「噢阿爾弗,你是被亞瑟帶去重修了一遍文學嗎?」

  「Nay,Hero我只是心血來潮去翻了翻那個老古板書架上的詩集罷了,記得沒錯應該是波特萊爾?他明明說過他討厭法國人的。」阿爾弗雷德聳聳肩,拉緊了脖子上那條色彩鮮明的圍巾,「也許妳可以試著像柯克蘭學姊那樣綁一對高馬尾?」

  「Nope, 我想我還是照著原來的樣子綁就好。」

评论
热度(6)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