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段子

*ABO設定法英,隱伊.比利.亞英
 這個 的後續






  法蘭西斯難以克制地再次嗅聞起來,大概是出於某種被挑釁而起的慍怒和一點本能還有更多的好奇心,他在亞瑟身上發瘋似地尋找每一絲費爾南德斯兄弟留下的氣味,然後堅決不肯相信他的鼻子告訴他的事實。

  「同時?」

  「可以這麼說吧。先是安東尼奧(你也知道他一向性急)、然後是佩德羅,然後同時。」亞瑟聳聳肩抬腿環上對方的後腰,見法蘭西斯還是那張天要塌下來的愚蠢表情而翻了個白眼,「我他媽的可是個Omega. 」

  言下之意很明確了,上頭蒙著最後一層薄薄的含蓄以使這句話不會太過粗俗。

  「我只是驚訝於你沒有懷孕。」

  放空到一半時亞瑟被這句話拉回注意力而輕笑起來,「噢你知道的,在把我搞懷孕之前他們得先決定我懷上誰的孩子。那個場合他們可打不起來(另一個層面上的打架倒是進行的很確實)。」

评论(3)
热度(12)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