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必定是甜的

[立白] 糖蜜馅饼与冬日薄荷糖的哀愁

*严禁任何形式无断转载

*APH女性向二次创作,与现实中之国家、史实、事件、人物等均无涉

*噗浪拖了很久的小点题
 别在意标题,我只是想取一个很日系风格又少女心的篇名

*不要跟我战(也不要whines)为什么娜塔不厨哥哥也没有对托里斯很暴力,我不会屈服的,这就是我家的娜塔莉亚



  「娜塔莎——」托里斯站在邻居家门口往上喊着,过了一会二楼小巧精緻的窗户被推开,从裡头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米金长髮自上而下垂在颈边。

  「不要喊那麽大声!你怎麽不进来?」她指了指楼下挂着花圈的木板门,托里斯挥了挥手牵着他从家裡带来的小狼犬按响门铃,铃声过后前来应门的是伊露妮娅,娜塔莉亚的姊姊,为了应景她换上了溷织...

段子(2017.10.08)

*半夜和阿晴 @晴映楓紅 对话的产物,直接把对话内容搬上来写了
*法式软糖真的很甜,即便我事后发现我其实吃过而且挺喜欢的,但这不妨碍它很甜的事实

  他感觉到臼齿上的那道蛀缝隐隐的不适,每一次咬下巧克力棉花糖或过甜水果时那裡总会爆出剧烈酸疼,而当他看见盘上堆叠成小丘裹满了砂糖晶粒的软糖时反射性地按住有蛀牙的那一侧脸颊,彷彿那裡真的痛到肿起来了一样。

  「葛格我做了软糖喔,要嚐嚐吗?」法兰西斯招呼他的语调就和往常一样轻快,完全看不出任何心怀不轨的迹象。

  亚瑟沉默了一会,回想方才在厨房看见的製作过程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对于那大量被加入其中的砂糖与蜂蜜感到极度的恐惧,最后浓缩起来时的香甜气息不知怎地光...

段子(2017.10.03)

*恶魔自由组,Gluttony! 法兰和Greed! 阿尔,应该不是CP
 隐庇里牛斯,不过不知道会不会正式变CP
*反正这种奇葩组合跟设定本来就没人看,这个时候发正好



  「亲爱的要来嚐嚐马卡龙吗?葛格我花了一下午烤的。」法兰西斯姿态优雅地从冰箱(这是他从人类那裡搬来的,从天花板到地面几乎可以称为大型冷藏的巨大冰箱)拿出一盘色彩缤纷的小巧马卡龙,尖细黑亮的指尖夹着一块草莓马卡龙送入嘴裡,艳红舌尖轻蹭过指甲。

  照理说,照理说——也就是依照恶魔的本能来说——他,阿尔弗雷德,一个成熟年轻的高等恶魔应该要对这个画面感到血脉贲张,不管是食慾方面或是性慾方面,更何况他是个因贪欲而堕落的恶魔。但悲哀...

大概也是记梗

2017.10.02



挑バルーンさん的几首歌来写法英(如果我还能写出法英的话)

先记几首目前想写的:

《爱及屋乌》
《メーベル》
《シャルル》

另外有一首Wonder-K的也想写

《君にとって》

我知道有几首已经有太太做了MMD,或是有手书,但那是两回事,我还是想写自己的故事,这几首是刚听到歌词就眼眶泛酸的,我想试着达到让人读着也同样会感到鼻酸眼热

我还在克制自己不要去看ドーヴァー的シャルル手书,那会影响我的诠释以至于我写出过于相近的故事

记梗

2017.09.24



突然想写写绝望的故事,比如说街友味音痴或可怜的亚瑟

因为失业或是什么原因而流落街头的亚瑟和一直都在街头混的阿米
他们是尝试应征了各种工作但都被拒绝了,因为阿米高中没毕业而亚瑟看起来一点也没有知.识.份.子的样子
「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当他们偷了几次东西之后阿米这样说了,他提议干一票大的,于是他们去抢了超市(亲分开的),在逃亡的路上被赶来的警察当场击毙
怀抱着亡命天涯之后能够逃离警察逃离贫穷的梦想的英和米两个人,最后是带着抢到的钱笑着死去的

当然没有CP,这个故事有CP是种他.妈.的亵.渎

还有可怜亚瑟的故事
单亲家庭出身,有个大学辍学后长期待业的酒鬼哥哥,他的哥哥和母亲都会打他,...

记梗

2017.09.17



皮格马利翁法和雕像(贞德or亚瑟)坠入爱河,最后因无法获得相等的回报而伤心自杀而死;或是太过深爱而发疯了

弗朗不是七宗罪的Lust而是Gluttony暴食,明明吃很多但是绝对不会胖,自己也很擅长烹饪;兴趣是诱惑别人进食直到噎死或是撑死(然后再嫌弃对方皮相难看吃相难看死法难堪),不过也是有诱惑无效的人比如说Greed贪欲米
(顺便补个诱惑无效的原因,因為阿米本身就吃很多所以有沒有诱惑都不影响,但是如果弗朗太吵会被抓去阿米那里喝可乐茶聊天)

普通人设定大概就是高颜值画家/专栏作家/摄影师/(其实我也还没像好反正跟艺术创作有关)但是食量很大又喜欢美食,一餐可以吃掉四颗鸡蛋半隻鸡...

[同绘文300题] [西法] Kaleidoscope

*严禁任何形式无断转载

*APH女性向二次创作,与现实中之国家、史实、事件、人物等均无涉

同绘文300题,C300取3,299落花/174信差/272海龟

* BGM:Kaleidoscope - きくお

*大概是电波向,或者说超现实,就跟BGM的歌词一样神奇,半夜凌晨三点的产物。你已经被提醒了。

  法兰西斯从床上爬起来时光线透过镂空铁窗洒在床上,那是一种极其诡谲得像加满蓝色色素果冻的银光,他眯着眼从窗缝中看出去,啧了声拉下布幔遮挡恼人的蓝月,又到了蓝月的时候,比起黄澄澄空洞洞的乳酪圆月他果然更讨厌蓝月啊,就算安东尼奥曾经说过他的眼睛就像蓝月一样勾引人做出会一下子冲出生命应有轨道...

[法诞][法英]到海的那一头(完)

*严禁任何形式无断转载

*APH女性向二次创作,与现实中之国家、史实、事件、人物等均无涉

地海paro,(前舞者)乐师法×法师英

 法兰西斯是通名,迦利亚(Gallia)是真名

 亚瑟是通名,阿尔比恩(Albion)是真名

 埃西厄(Althea) = Nyo! 西,意为医治者

*先前的章節:(一)(二)(三)

*这篇是完结篇,请答应我你们不会因此离开


  理所当然地,生活在靡//烂过后还是得回到正轨。在他们第一次肢//体//交//缠过后的几日内亚瑟便匆匆离开了村庄,一位来自威岛的岛民和一张薄薄的临时契约轻易地分离了...

[波立普] 最後一顆釦子

*嚴禁任何形式無斷轉載

*APH女性向二次創作,與現實中之國家、史實、事件、人物等均無涉

*國擬人設定,之前的那個小遊戲

 CP混亂,小心慎入

 電波向、電波向、電波向!!!!!

*烏.克.蘭 = 伊露尼婭


  他們兩個花了不少時間才終於解開最後一顆釦子,然後菲利克斯醒了。

  一切源起於伊凡一時興起的惡作劇,是的,這是個有些麻煩但無傷大雅的惡作劇。他在菲利克斯睡午覺的時候找了一塊可以鋪滿宅邸裡那張十二人用大長桌的厚布(或許那真的是那張長桌的桌巾也說不定)把他整個人裹起來,由於菲利克斯前一晚熬夜所以他深深地沉入了美妙的午睡,他完全沒有被...

[法诞] [法英] 到海的那一头(二)

*严禁任何形式无断转载

*APH女性向二次创作,与现实中之国家、史实、事件、人物等均无涉

地海paro,(前舞者)乐師法×法師英

 法兰西斯是通名,迦利亚(Gallia)是真名

 亚瑟是通名,阿尔比恩(Albion)是真名

*先前的章節:(一)


  之后的一切都是可以预料的,法兰西斯住进了法师的小房子,那是法师治疗了某个寡妇的鹅群之后她为他收拾出的不比贮藏室大多少的房子,虽然很小但稍微挪动家具之后足够让两个成年男人睡在裡头,只不过稍微挤了些。当亚瑟从伊亚创世歌开始一字一句地教导他唱时法兰西斯曾有过几句抗议,他是个比较务实一点的人,而显然伊亚创世歌并不是...

1 / 5

© 墨水瓶 | Powered by LOFTER